琪琪

高三狗淡圈,周末偶尔为太太打call,产出无限接近于0

恕我直言,张晓风那篇《也是水湄》根本不值得拿来鉴赏、当阅读题

作业里的一张散文阅读卷,内容真是倒尽胃口

老师们喜欢的都是这种无病呻吟吗

满满的公众号都市情感文的既视感

还比不上我关注的文手太太的随笔

2017-09-10

他扯来一层一层灰云,把澄澈的天空盖起来,然后把镶在天幕后面的灯板逐渐调暗。他嘴角勾起一个恶作剧的笑容,你们要被吓到才好玩哦。

狂风尖啸着掠过窗子。雨帘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。他嫌不过瘾,捏响了几记雷声。于是从遥远的天际炸起一种类似核桃碎裂、硬石子儿互相敲击的声音,你知道那就是雷声——但它带有诡异的清脆感。

就像你连续伏案工作五小时,终于要起来揉揉眼睛伸伸腰。于是你做了一个转体运动,想拉伸一下僵硬的肌肉。“喀拉”一下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脆响来自你的脊椎。你觉得有一股类似冰镇柠檬百香果茶的酸冷感自下而上滑过背部,直直蹿进后脑。

2017-09-10

周六下午,考完周测,大家都急忙回家了。和两个同学一起呆在空荡荡的教室,手机连上室内广播线。
20度的空调。薄外套。沙沙的笔划过纸的声音。翻书的声音。左右大音箱的双声道效果。
平时戴着耳机,歌声总似有不容拒绝的意味;从音质并不太好的教室广播里流出来的音乐,却是温柔浅淡的故事。这会儿,不论是Don't look back in anger还是洛阳夜雨,都以微粒的形态扩散到室内的每一立方米,最终与空气溶为一体。

2017-09-02

在地铁里听钢琴曲是很奇妙的感觉。一般来说,乘车时我会把歌单里的纯音乐移除——因为车厢内太嘈杂,纯音乐必然被杂音掩盖。但在刚才,播放器给我切到了一首《爱の悲》;地铁刚启动,耳机以外是倏然而过的空气摩擦声;旁边几个可爱的女孩小声说笑。有一瞬间我恍惚觉得自己在伴着《闲聊波尔卡》信步跳跃。

2017-08-31

昏昏沉沉。雷声滚滚。
整个天地就像一个巨大的昏暗的房间,我只能在某块地砖上徘徊。
没有狰狞的银蛇,只有像是永远修不好的白色冷光源的硕大灯板,紧贴在天幕上,时紧时缓、忽明忽暗地不停闪烁。桌上的书本文具被这白光一照,竟生出了莫名的嶙峋感。
剧烈摩擦的云层应该高不可测,雷的低吼并不惊心动魄,听起来只是时大时小的“咕噜噜”声,却更令人不安。风也开始横冲直撞,哪儿都能听到他的衣袍刮过墙角窗棂带起的尖啸。

2017-08-31

明月楼高休独倚  酒入愁肠  化作相思泪

听到这里居然鼻子一酸......健哥的声音太温柔

明天月考啦...高三第一次大考,祝自己顺利吧

2017-08-24
1 / 7

© 琪琪 | Powered by LOFTER